貘(紅心荔枝)

我是一松girl( ´▽` )
カラ松也萌萌噠,所以要欺負
最近吃速度和數字,文筆不好請多指教
popo搜紅心荔枝也能找到我唷
最近沉迷學習和es的小哥哥們
leo呀!!!!(←有瘋子)

突然想到

就我好奇最开頭維恰哭著抓著勇利的肩之後到底做了什麼?(滑稽) (醒醒)

而且後面剛好是床

冰上的尤里12集小感想

我滿腦子雙人滑啊!!
好美好美好美!

太興奮要睡不著了!

松野家的人偶(九)

「他們都睡了……」

「要開始了嗎?」

「開始吧……」


「我說……平時看到你的時間已經夠長了!連在夢裡都要看到是怎樣!滾出我的夢呀!」チョロ松快崩潰了,醒著的時候看到和自己相同的四張臉已經夠令人煩躁了,現在在夢裡也要看到,而且還是大哥,能不能放過他呀!

「擼松真是的,對哥哥那麼冷淡,哥哥我要哭囉!」

「啊啊啊!這只是夢,快醒來呀!」

「沒用的啦!我剛剛試過了,而且如果說這是你的夢,那也是我的夢啊!我也不想夢到你,我剛剛可是在和トト子約會啊!而且都快要能……」

「你閉嘴呀!人渣長男!」

「嘛,那現在該怎麼辦?這裡什麼都沒有,只有旁邊的橋,原來擼松的夢長這樣?真無趣……」おそ松露出了關愛的眼神,拍了拍チョロ松的背:「你真可憐,原來你連内心都那麼無聊……別擔心,哥哥我會幫你的……」

「才不是!我原本是在跟喵醬約會,還一起共進晚餐!想不到突然被黑洞吸到這來,真是太糟糕了,糟糕透頂!」

「欸~你跟我做了差不多的夢嘛~」

「才不一樣!哪像你那麼齷齪!」

「那只是你不敢而已,處男,童貞,擼松~」

「啊!你好煩呀!大哥你是想打架嗎?」

兩人經過一番爭執後,發現吵下去也不是辦法,停下來仔細思考接下來該如何。

「不然就先走那座橋吧,反正只是夢境,掉下去也不會怎樣吧?」おそ松提議。

「……那誰先過去?」

「チョロ松你在說什麼?當然一起過去,」聽到這本來有點感動的チョロ松,在他聽到おそ松下一句話後馬上後悔「因為掉下去至少還有伴嘛!一個人掉下去或留下都很無聊呀!」

……

於是チョロ松給了他的腹部重重一拳


TBC.

這是短更,短小抱歉QAQ
今天病假所以打了一些
明天要開始忙了,不想上學呀😂😂


遲来的公告

我因為要學測了
近期内不会更文
不好意思QAQ
在加上最近沉迷es 的小哥哥們(喂)
所以不好意思(土下坐)
人偶應該大概maybe不会坑吧(x)

抽到啦!一抽抽到好爽呀!

※自分繪注意
P1P2想說popo要封面,所以自己做了,可是……我畫不好抱歉
P3是原圖,沒修的樣子
P4是黑衣人,劇情裡提到的

總之我盡力了 😂😂
希望你們喜歡 ( ´▽` )ノ

歡迎回來(十四彼女)

*這是借用「阿松的世界是死後的世界」藍色窗簾的腦洞
*BG向
*十四松X彼女
*彼女視角

雪白的病房,我在五年前住進這裡,原本只有些小病痛,但自從一次發燒後所有併發症也一起出現,畢竟也一把年紀了也不意外。

不過最令我訝異的是,我住進來的病房,跟我年輕時住的居然是同一間,或許是巧合吧!這不禁又讓我想起贈送我護腕的男子,上面還有與他名字相符「14」的字樣,不知道現在他在那裡過的怎麼樣了?是否還像我們剛遇見時一樣純真?我望著窗外一片片掉落的葉子,一邊回想著當時的回憶。

「老奶奶!我又來看妳了!在想什麼?」一位可愛的小女孩跑了進來,趴在我床上。

她是隔壁病房的病患,偶爾無聊會到處串門子,導致很多醫護人員常常要到處找她,不過這小女孩挺有趣的,所以我常常會講當年遇見十四松的事給她聽,當然為何會到那的理由我沒說,因為她還是個孩子。

我摸摸她柔軟的髮絲,問:「怎麼啦?又想聽故事了嗎?小女孩兒?」

她回答:「是呀!我還想多聽些奶奶年輕時和十四松哥哥的故事!」

「好好!奶奶講給你聽……」

我講了很多,像是他常用奇怪的噴水招式逗我笑、帶我一起吃東西、到處去玩耍,很多很多的事,通通都說給她聽。

「那為什麼老奶奶不和他結婚呢?」女孩天真的問。

我回答:「那是因為……我們不能在一起……」

「咦?為什麼?為什麼呀?」

「呵呵,妳以後可能才會明白。」

「誒?好吧……」女孩失望的看著我,而我只是對她微笑,沒有多做回應,我們沉默了一下,接著她開口,說:「老奶奶,我明天就要出院了……」

「那很好呀?代表妳康復了,不開心嗎?」因為當她說要出院時,臉上並無笑容。

「因為以後就不能聽老奶奶說故事了!而且老奶奶沒有人聊天,不寂寞嗎?」

「故事妳都聽幾遍了?如果妳想聽,以後有時間再來看我吧!至於奶奶不會寂寞的,因為我還有『他』呀!」我將護腕給她看,示意她不需要擔心。

「那我就放心了,那老奶奶要等我唷!」

到了隔天一大早,女孩剛出院,而我的病情倒是加重了,我聽到很多人叫我加油,也感覺得到我正在往手術房移動,我的視線愈來愈模糊,意識也開始漸漸消失,看來跟小女孩的約定無法達成了,但我終於可以履行另一個承諾了。

當我醒來時,我的模樣是年輕時的樣子,坐在列車中,列車的跑馬字並沒有寫這班會通往哪裡,待列車到站時,我一下車,看見的是我這好幾十年間所盼望人,他還是一樣沒變,相同的笑臉,一樣的純真,我忍不住淚水,當我想奔向他時,他已先跑來緊緊的擁抱我。

「歡迎回來!彼女!」

這次,我們不會在分開了。

END

作者廢言:
這是我看到藍色窗簾的一個大腦洞
很少寫BG文,希望你們喜歡
以後可能大概會有十四松視角吧?
總之就這樣啦!

招待不周!

松野家的人偶(八)


「我們回來了!」

「唷!チョロ松你回來啦,結果呢?中了嗎?」おそ松翻著他手中的雜誌,漫不經心的問。

「……中了。」

「哈,結果你還不是跟我一樣,利用他來……」

「閉嘴!人渣長男!我只不過是剛好帶著他中的,才不是因為……」

自己的私心

他說不出口,可又不想承認

說實話,他的做法的確和おそ松哥哥沒什麼不同

只是單純的不想和他畫上等號

或許自己才是最自私的

「好了,兩位Brothers請別為了我吵架,唉,誰叫我是罪孽深重的男人呢?」兩人聽到了カラ松的這一番話,原本充滿火藥味的氣氛頓時緩了下來。

「哈哈,你說話還是一樣痛呀!挺有趣的!」

「好啦,我知道啦,不吵了,我肋骨快斷了,哈哈!」

這人偶還真是會逗人開心,還不時說些痛語來增加自己的存在感,跟那個人還真像……咦?那個人……

是誰?

算了,竟然想不起來……

就代表不重要吧……


到了傍晚,五子一樣睡在一起,只是一松與トド松中間多了隻人偶,說為什麼在他們中間?事實上一松表面雖然很不喜歡カラ松,但其實還是對他很感興趣,欺負他也挺有意思的,所以才讓他睡中間,トド松也不反對,反正這簍子也算是他弄出來的,沒什麼好抗議的,而且半夜想上廁所チョロ松哥哥叫不醒人偶也會願意帶他去,挺不錯的。

「那我關燈囉,晚安。」チョロ松將燈熄滅,今日的夜晚沒有人吵鬧,五人便很快的進入夢鄉。


好戲……正要開始……




TBC.



作者廢言:
請原諒我短小QAQ
最近比較忙和懶(劃掉)所以會更比較少
其實我還有好多的腦動想寫,但時間真的不夠
因為快學測了,可是腦洞有一堆,好兩難QAQ
反正我是不會坑(Maybe)所以可以期待(?)
除了虐,我也有甜的腦洞( ´▽` )喜歡甜的以後(大概)有福啦
那廢話就到這,感謝你們看到這!我會更努力!

招待不周!


公休

今日母上大人農曆生日,公休一天 😁或兩天
然後因為開學後比較忙,更心會變慢
請多包含 😃感激不盡

松野家的人偶(七)


「カラ松!今天再陪哥哥去打小鋼珠吧!」事隔一天おそ松想再帶著カラ松去打小鋼珠,說不定能再賺一筆。

「おそ松哥哥真是的,該不會是想利用カラ松贏錢吧?與其去打小鋼珠,還不如好好找工作,而且我今天要帶他去欣賞喵醬可愛的表演,對吧!」チョロ松寵溺的摸了摸カラ松的小腦袋。

「切!叫我好好找工作?你自己不也是要去看麗華嗎?而且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把カラ松帶去的原因。」哼,別以為我不知道,好不容易可以一個人好好看麗華表演的チョロ松,怎麼可能主動帶上佔空間的人偶?

「你……你在說什麼呀,我只不過是想讓他了解喵醬的可愛之處,總比和人渣長男待在一起學壞好多了!」チョロ松躲避著おそ松的視線,雖然是這麼說,但自己的確還是有私心。

「哦~我記得今天好像有抽籤活動,是可以和麗華共進晚餐一天的名額,好像只限三人吧?」

「呃……那是順便!我是真心的想帶他去看喵醬的!」チョロ松反駁。

「哼!我看是『順便』帶他去,好讓你抽中吧?想不到擼松是這樣的人……」おそ松嘆口氣,裝出不可置信的臉。

「你……」

「Brother,時間快到了,不去了嗎?」カラ松看著時鍾提醒。

「啊啊啊!混蛋!都是你這人渣長男!我要走了!」チョロ松立馬抓起人偶衝出家們,要是錯過抽籤時間可就糟了!雖然這樣想不太好,甚至做法和那混蛋一樣,但是……

自私的心,誰沒有呢?


「呼,總算是趕上了,序號是444呀……好不吉利……」チョロ松無奈的看著序號牌,算了,能拿到序好已經不錯了,本來是連進場都無法,是後來有位擁有白金VIP的好心男子幫忙才進來的,果然帶著カラ松是對的,接下來就希望好運能延續到開號。

「チョロ松怎麼了?心情不好?」カラ松擔心的問,難不成是因為我的關係害Brother遲到所以生氣了?

「啊!沒事啦,只是在祈禱能夠被抽中。」這可是一生可能只有一次的難得機會呀!

「個位喵醬的粉絲們!令人緊張刺激的時刻來臨啦!今日我們要抽出三位能夠和可愛的女神共進晚餐的資格!在場的各位觀眾都有機會!」主持人拿出抽獎箱,台下的觀眾都握緊自己的序號牌,緊盯著台上的主持人,期待他能抽出自己的號碼。

「好!第一個是250號!請問是哪位幸運兒呢?請上台!」

「那個……我……我是250號……」一位嬌羞頭上帶貓耳的紅髮女孩慢慢走向前,上台時還差點跌倒,樣子十分可愛,再加上來現場的大部分都是男的,讓她顯得更引人注目。

「哇!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呢!來!請說出妳的得獎感言!」主持人將麥克風交給她,她握緊麥克風,吞吞吐吐的說出感言:「我我……很開心……沒想到是我抽到,可以和喵醬姊姊一起吃晚餐……太好了……就這樣……我我……」主持人看她快哭出來了,趕緊和她說可以了,並把票券交給她。

「我們謝謝第一位的感言,那我們即將抽出第二位!是誰呢……喔!抽出來啦!是314號的幸運兒!請上台!」

「真開心呢!居然中了!」這次的得獎者是一位穿著西裝的金髮美男子,他踩著優雅的步伐向前,大家都因他的外貌與穿著吸引,原因不止西裝,而是穿西裝還戴著貓耳實在有點……特別……

「喔!居然是位金髮帥哥,而且如果沒認錯的話,你是我們的白金VIP對吧?看來我們的女神相當眷顧你呀!請說出感言!」這次的看起來應該不會再出問題了,至少不會哭吧……但主持人下一秒就後悔自己的想法,因為當金髮男子拿起麥克風,畫風突然轉變:「喵醬呀呀呀!我愛妳!我終於可以和妳共進晚餐啦!女神呀!太好啦太好啦!」到後面男子還把西裝撕開,裡頭穿的是印滿喵醬的T-shirt,主持人擔心他會做出更多奇怪的事,於是先把券交給他,將他請下台。

而在台下的チョロ松太過震驚,以至於過好一陣子才認出他是剛剛幫他的那位男子。

果然人不可貌相呀……

「咳咳!那我們即將抽出最後一位……是……440號!請上台!」

結果也沒中嘛……說什麼人偶會帶來好運……

「嗯?440號觀眾,請上台!」主持人叫了第二次,440號還是沒上台。

「啊!太可惜了!看來他人不在現場,那就視同放棄,再讓我們抽出最後的幸運兒吧!」主持人再次伸手從箱子抽出一個號碼。

「結果是……」現在的チョロ松非常緊張,手裡的序號牌都快被揉爛,全身也不斷冒著汗。

拜託了!讓我中呀!

「恭喜444號觀眾!哇!雖然這數字真的不太好看,不過還是恭喜你!請上台!」

在聽到是自己號碼的那一刻,チョロ松幾乎是用飛奔的到台上,甚至完全丟下カラ松。

「恭喜這位先生,真是恭喜你!請講出感言吧!」主持人把麥克風遞給他,有些擔憂,希望這次的是正常人。

「我十分感動呢,沒想到居然真的能中獎,我原本以為抽不到我,所以能中真是太好了,首先我要謝謝支持我的人,還有……」主持人發現他會講很久,便不好意思的打斷他,再把券給他。

チョロ松開心的走下台,這才發現カラ松不見了,急忙尋找他的蹤影,最後在角落找到,尷尬的向カラ松道歉。

「那個……對不起,我太開心了,所以……」

「沒關係唷,只要Brother開心就好,看到你Happy的臉,我也會跟著Happy的,don’t mind!」只要能夠幫上忙,只要能夠被需要,這樣就足夠了。

「真的很抱歉!走吧,我們去看喵醬的演唱會吧!」チョロ松抱起人偶一同去看演唱會。

カラ松覺得現在很幸福,希望持續到永遠……

永遠……嗎?




「是那個人……沒錯吧……」金髮美男子對身旁的紅髮女孩說。

「的確呢……要向『他』回報了嗎?」

「先不需要吧,再觀察一陣子,不過很快齒輪又會脫軌了吧!」男子笑了笑。

「你也感覺到了?」


「那麼明顯,感覺不到那我也不用做了。」

感覺到了呢……

那令人厭惡……自私的味道……






TBC.